最新信息

更多

联系我们

信息详细

(原创) 追 忆 父 亲 (散文)关东风(长春)

2014年4月11日  550次
    又是风吹雪飘的时节。常言道;风吹塞北新春到,雪落关外佳节临。看着欢悦的人流和耀眼的彩灯,望着天空缤纷的礼花,方知又是一个新春佳节。过年了,这过年的喜庆气氛洋溢在每个角落。
    路边的人行道上,一个孩子骑在父亲的脖颈上嬉笑着,慈爱的父亲甜甜的说道:儿子,抱住爸的头,爸要飞喽!说着,父亲飞奔起来。他们的笑声一阵阵传到我的耳畔…..
    这甜甜的笑声,把已去世多年的父亲的音容笑貌一下子推到我的面前。我父亲的点点滴滴,清晰地展现在眼前。
在国家的最困难时期,是父亲用辛劳和汗水,养育着我们兄弟姐妹八个。那时生活虽然清贫,但父爱如山,他用宽厚的肩膀扛着我们走过艰难岁月。在父亲那朴实善良乐观温暖的怀抱中,我们快乐幸福的成长。
长大后,我穿上了军装,父亲笑容满面地把我送上远行的列车。列车缓缓地启动,父亲站在车窗外,频频向我招手。车速加快了,我一回头,清晰地看见父亲依依不舍的双眼,淌下了一串串泪珠,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哭…..
几年后,我复员回到老家,父亲紧紧拉住我的手,久久地端详着我,不停地说;你真的是大人了!他的喜悦和开心,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。
可不久,和许多年轻人一样,我决定外出闯荡人生。我背着行囊出了家门。在乡间小路上,迎着风雪走去。一回头,看见一头白发满脸沧桑的父亲,迈着缓慢的脚步,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不肯离去。我忙说了句;爸,别送了,回去吧!父亲不说话,还在我身后一步步跟着,小路上的雪,被他 踩得吱吱作响。我急了,说;爸,天还瓢着雪花呢!你别送了行不?父亲这才停住脚说;那你走吧!有时间就回家看看。我扭过脸,不让他看见我流泪,只低声说,嗯!我知道了。
    突然,父亲脱下身上的旧棉袄,塞到我的怀里说;这棉袄虽然旧了点,可它能挡风雪。你在外不容易,棉衣太单薄,我这个旧棉袄厚,年轻人都不喜欢。可你一定要带着。天冷大发劲儿的时候,你就穿上。晚上睡觉压个脚也能暖和些。我忙说;不用不用的,你快穿上吧,别冻着。父亲却一字一句地说;在家百日好,出门时时难,走远地方要穷家富路,多穿衣裤。拿去吧!到那地方等天暖和了,你嫌它磕碜,就扔了吧!
我含泪披上了还带有父亲体温的旧棉袄。大步走去。走了老远,一回头,看见父亲远远的还站在那里,他的身影,就像一棵弯曲的老树立在风雪中…..
   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父爱如山。
   路灯下,我望着已远去的那对父子,不禁失声痛哭。父亲给了我爱,给了我养育之恩,而我,还没来得及抱一下父亲,还没当面说一声;爸爸,我爱你!父亲就默默地走了。亲爱的爸爸,我在这年三十的晚上,在这异地他乡,说一声我爱你!你能听到吗?
如今,父亲的那件旧棉袄已了无踪迹,可那温暖,一直藏在我的心里,永远永远…..
兴家创业一世勤,连年岁月育儿恩,千思万念后人泪,古来孝贤敬老心。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←上一页 返回前页 下一页→